《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

  • 阅读(309)
  • 点赞(154)
  • 收藏(537)
  • 日期(2020-06-10)
《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

本文作者为陈瑞麟,原文标题: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民主的关係,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今年是六四事件届满三十週年。2019 年六月四日晚上,香港有逾十八万人聚集维园纪念六四,反观台湾自由广场的纪念会,只有几千人到场。这表示台湾人对于纪念六四的冷漠吗?是也不是。

《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

是的一面是:部分台湾人对于六四确实显现出一种疏离感;部分台湾人则惑于中国的崛起与强大,在「中华认同」的召唤下将自己驱入一个尴尬的处境中,调适的方式就是只能保持沈默。

不是的一面是:部分台湾人因应网路时代的生活,在网路上大量传递、转载、发表关于六四的文字(虽然可能被认为只流传在同温层之间);部分台湾人则将八九学运或民运的激励牢牢镶嵌在集体记忆里,并转化为对守护台湾民主的渴望,也因此对进行中的总统选举感到极度焦虑。从这一点来看,八九学运的意义始终隐伏在台湾民主文化的脉动中。

这篇文章想从我个人的记忆与台湾的政治发展来谈谈「不是」的那一面。

1989 年春天,我是南台湾的一个大三学生。台湾刚经历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开放老兵中国探亲、蒋经国任内去世、李登辉继任总统等等大事,犹如民主新生儿在一片蛮荒世界中蹒跚学步。其实国民党旧势力与旧思想仍然盘根错节地盘据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仍在未定之天,例如总统选举是由所谓国民大会七百多位国大代表选出。为了维持「大中国」的代表性,垂垂老矣的国大代表们不仅是终身职,还有递补制。因此,没有人知道台湾是否真能走向民主坦途。

在大学里,学生争取校园言论自由与民主化,已经好几年了,但是大学并未因解除戒严而解除校园的言论管制,仍然有许多军训教官负责「应付」那些「激进极端」的异议学生。多数大学生思想保守,因为所有大学生都接受过至少十八年的党化教育,除了极少数人外,大多数人都持有国民党式的大中国爱国观,也都相信自己是中国人(包括我),所以,发生在中国的事当然也是「我们的事」。

从 1989 年四月起,北京天安门前的学生运动一点一滴地展开了。在国民党政府的默许甚至推波助澜之下,透过电视萤幕和报纸新闻传来那种浩浩蕩蕩、百万人潮、波澜壮阔的画面,搅动了全台湾大学生的激情。随着天安门前人潮的聚集、游行、组织、请愿、绝食,那一两个月间,台湾人民的心情也随着情势起伏而动蕩不定,国民党政府更藉此积极地动员全台各界声援天安门的中国大学生与民众的民主诉求。

当时我参与成功大学西格玛社,是个校园异议性社团,早从 1987 年起即投入争取校园言论自由的行动。对于我们这种异议大学生而言,由国民党政府主导的各种「声援天安门学运」的活动,无疑是伪善之举。因为国民党政府自己的民主进展停顿不前,有什幺资格去领导声援一个民主运动?

西格玛社把这些批判转化成一个契机,藉此质疑国民党当局的民主化诚意与行动,呼吁各界加速台湾的民主化进程,特别应从校园言论自由的解禁开始。

在行动策略上,我们把上述质疑写成十几张大字报上,利用晚上时分贴在成功大学图书馆校区面临大学路的围墙(今已拆除)上,并留下空白区域以供读者留言。我们的策略取得极大成功,整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空白海报填满密密麻麻的发言,也有人自製自己的大字报──或者反对或者支持──贴满整片成大围墙,大批学生驻足在墙前讨论或争论,整整喧闹了一个礼拜,成大民主墙于焉诞生。校方在木已成舟的情势下,只好宣布成立正式的民主墙──称作「言论广场」。此后,台湾各大学纷纷成立言论广场或民主墙。

遗憾的是,六月四日清晨,全世界都为中共调动军队镇压北京学生与民众、坦克车开进天安门广场而震惊!像我这样的大学生因此感受到强烈的寒意与惧意,从此开始反省「中国」的意义与「中国统一」的必要性。

八九学运后不到一年,1990 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内部保守派利用不必改选的「万年国大代表」,密谋拉下李登辉,发动二月政争。由于八九学运而活跃的台湾学生感受到民主倒退的可能,从三月十六日起于中正纪念堂集结静坐抗议,提出「解散国民大会」、「废除临时条款」、「召开国是会议」、及「制订政经改革时间表」四大诉求。

台湾有幸,甫当选第六届总统的李登辉决定接见各校学生代表,承诺政治改革,台湾民主发展就此步上坦途。

六四镇压之后,中国虽然受到西方国家的抵制,却没有改变经济改革开放的路线,挟其释放出的庞大土地与人力,自由世界各国昧于表象,相信经济发展或可促成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因此不再抵制,反过来前仆后继地投资中国,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下,中国一跃成「世界工厂」。

三十年过去了,中国在西方国家与台湾的善意却错估的协助下,已经蜕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它的科技水準也不断地提高。

流淌在传统政治文化血脉里的「中华秩序」也蛰伏而出,对内利用资通网路科技打造一个数位独裁政权,管制言论、创造「失忆」、全面监控人民;对外则不再「韬光养晦」,反而输出「锐实力」到全球,要求各国根据「中国规则」办事,在国际场合不断霸凌台湾;近年来更明目张胆地扩张军事力量,大秀拳头肌肉,张牙舞爪武吓台湾。

不管是基于「中华秩序」的大一统思想、或基于狂热的民族主义、或者基于维繫政权命脉、或者基于国际争霸的战略需求,中国独裁政府都无法容忍一个活跃的民主台湾。可是,它也知道诉诸武力反而可能使政权倒台,最佳策略就是让台湾自动送上门来。因此,它始终试行「如何可以付出最少代价就拥有台湾」的各种谋略与行动。

一个上策是利用台湾的民主制度,以及岛内过去深受大中国教育而仍然残留浓厚的「中华意识」,扶植具有强烈中国(华)认同的政治人物,经由民主票选机制而占据政府首长职位──特别是总统这个关键的国家领导人职位。

如果说,关心、纪念与记忆六四对中国民主化而言是必要的,而中国民主化对于台湾现行民主体制永续攸关重大,那幺,六四确实对台湾民主永续攸关重大。当中国已经变成一个全面监控的资讯封闭国度时,台湾知识分子能採取的方式与行动就只能是利用「大墙」外的网路,保存、转传、分享关于六四的中文外文媒体报导、书写纪念文字、论述六四对台湾民主化的贡献等等。不管规模如何,一个多星期以来,这种事情大量地发生在我的社群媒体之中。

《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

反过来说,像我这样经历的人都深深地知道,关怀与帮助中国走向民主化的最好方式是守护台湾民主,保持它在中国黑洞吸纳的安全距离外!也只有这样,才能为关心、纪念与记忆六四事件保有一个华文世界的最后「基地」,因为香港已经快「沦陷」了——虽然今年香港仍然有逾十八万人站出来!因此,对于台湾的知识分子与民众而言,现前最迫切的事莫过于关注台湾的总统大选,以排除可能执行「融合中国」的政治人物,确保他们不会当选上台。

《思想坦克》台湾人对六四有疏离感──但不能忘记八九学运与台湾

明年是野百合学运三十週年,台湾想必会有一波回顾与纪念文字,我这篇算是提前诞生,从个人的记忆与经历来连结中国的八九民运与台湾的校园民主化运动、野百合学运、台湾民主体制的存续、以及中国民主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