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 阅读(132)
  • 点赞(189)
  • 收藏(546)
  • 日期(2020-07-28)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对于熟悉近十年内美国心理类犯罪影剧的观众来说,《不存在的房间》开场不到三分钟就猜得出剧情梗概,之后需要全程四倍速快转才不至于睡着。这部获得多项大奖的影片,由爱尔兰导演蓝尼‧亚伯汉森执导,加拿大爱尔兰裔作家艾玛‧多诺霍身兼小说原作与编剧。而这部电影就是从剧本本身开始失败的,但既然已经是作家本身兼任编剧,所以也难以归咎是改编失误。或许我们可以说,这是一部强调正能量、亲情羁绊的文学作品,但就其选用的重大争议犯罪主题来说,却是非常欠缺细节,也非常不符合犯罪剖绘的空想之作。

  《不存在的房间》原名《Room》,小说与电影同名。以一个五岁小男孩杰克作为叙事者,描述他认识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天窗、电视、衣柜、浴缸、墙壁、简易厨房、他跟母亲。杰克长长的头髮未曾修剪,母亲告诉他说,就跟申孙一样,那是他力量的来源。除了这个房间之外,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包括偶尔造访房间带来有限物资的中年男子「老尼克」。当老尼克来时,母亲要他睡在壁橱里。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这样的剧情设定再明白不过,母亲乔伊是被尼克绑架监禁性侵多年的受害者,而杰克是乔伊被性侵的产物。为了自己与儿子的生存,乔伊顺从她的绑架者尼克,直到发现尼克失业长达半年,房间所在的小屋可能被拍卖,乔伊意识到尼克为了避免牢狱之灾,极有可能杀人灭口,她才开始教导儿子房间之外还有世界,并且教他如何假死以逃到外面世界。

  《不存在的房间》一半以上的剧情其实发生在乔伊母子获救之后,自十七岁遭到绑架之后,长达七年的监禁与性奴遭遇,让乔伊无法顺利适应新生活。她期待与父母重逢全家团圆,却发现父母早已因为她的失蹤而离异。她的亲生父亲不愿意正眼看杰克,而母亲与继父则温暖的接纳了她们母子俩。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在电影中,乔伊显得非常果断与坚忍,丝毫没有流露出绑架受害者劫后余生的恐惧感。当然,电影也没有拍摄出过去类似性奴案件中,加害者经常用以恫吓被害人的行为模式:动辄殴打、使其挨饿、威胁杀死其小孩等等。这可能让具有犯罪行为描绘常识的观众感到非常诡异,如果乔伊可以与加害者顺利周旋、保证自己与孩子不会被控制跟殴打,那幺她理当产生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才做得到。

  如果乔伊产生斯德哥尔摩症候群,那幺她不可能计画逃亡,因为逃亡已经不是选项。所以我们在讨论的,是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女主角,具备不可能存在的性格,使她既能够服从加害者七年,又能够成功策划逃亡。这样的女主角,挺过七年的性奴生活,却在获救之后对多年来精神同样饱受折磨的生父任性抓狂,抓狂完忽然自愿上电视侃侃而谈生子的经过,然后被主持人问了「为何不早点把小孩送走」而崩溃吞药自杀,观众恐怕也不会太奇怪了。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虽然原作艾玛‧多诺霍曾经自承《不存在的房间》灵感来源是弗里茨乱伦囚禁案(Fritzl case),在这个案子中,一个心理变态的奥地利父亲把女儿囚禁在地窖长达24年,并且生育多个乱伦子女;但事实上,艾玛‧多诺霍真正参考的案子应该是更晚近一点的洁西‧李‧杜加绑架案(Jaycee Lee Dugard case),电影中好几段台词都出自本案受害者公开发表过的言论。

  1991年,11岁的美国女孩洁西‧李‧杜加被绑架、性侵长达18年,生下两名女儿,但受害人未试图逃跑,也没有遭到完全的囚禁。2009年杜加在「自由行动」的状态下「伴随」犯人一起去警局接受其他猥亵跟蹤案件的侦讯,引起警方疑心,才意外侦破此案。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犯人是与妻子一同犯案,由于其妻有护理师资格,所以受害人的两次生产都能得到照护。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电影里最为亮眼的自白桥段,譬如乔伊在接受访谈时描述她生下杰克后,找到了活下去的力量:「他太美了。」这桥段一字不差是来自于洁西‧李‧杜加的电视採访,她提及十四岁时第一次怀孕生产固然很惊吓,但看着女儿,觉得:「她太美了。」并且说:「我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了,我会尽一切保护她。」她在电视上表现得充满自信,说出以下名言:「我无法想像被暴打至死的样子,就像你们想像不出被绑架跟强姦是什幺样子。我只是做了生存该做的一切事情。

  当然,这「一切事情」不包括逃跑。洁西‧李‧杜加与两名孩子获救后,同样与生母和继父同住,并且与生父断绝往来。是巧合吗?还是艾玛‧多诺霍实际上参照的「真实故事」不是她承认的那一个呢?又是为什幺呢?

空想的文本,不存在的创伤叙事:《不存在的房间》(Room)

  艾玛‧多诺霍对于自己这本小说以及改编的电影,有套奇妙的诠释:「这不是一个关于绑架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极端环境下,父母与子女之间感情的故事。」同时宣称,主要灵感是来自与子女互动的经验。就绑架的故事来说,这的确不是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故事,也不是一个新鲜的故事。实际存在的绑架与囚禁,不过是文学家笔下景深极浅亲情叙事之外的朦胧背景。

  如果你想要找到亲情感动,不妨去看《不存在的房间》。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世界上为什幺会有这样逼人进入绝境的犯罪,以及受犯罪所伤的人究竟会发生什幺事,你可以直接点选进入以下页面:

  维基百科青少儿长期虐待监禁案件列表。

电影资讯

《不存在的房间》(Room)-Lenny Abrahamson,2016[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