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交之后】有世界最美海洋的国家我曾走过的吉里巴斯

  • 阅读(988)
  • 点赞(815)
  • 收藏(587)
  • 日期(2020-06-13)
【断交之后】有世界最美海洋的国家我曾走过的吉里巴斯

2009年,因为想看海平面上升的真实景况,曾赴吉里巴斯短暂停留一週,那是一段极长的飞行。当时我以纽西兰为基地长达半年,从奥克兰飞斐济,再转飞吐瓦鲁、吉里巴斯、诺鲁等国。岛国之间几乎无直达班机,得从纽国或斐济两处转机,路程远且到达不易。

吉国的航班数少,航班常因有故障或调度问题更改时间,前往不易。也因地理位置及气候条件,航班维修成本高,机票极贵,飞机是真正的运载工具,赴此国家以旅游为目的地的人极少。放眼整班飞机,全是南太平洋脸孔,连金髮碧眼的旅客都无,何来华人脸孔?

吉里巴斯护照,也是蓝色。(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吉里巴斯的国旗图案,太阳自海面升起。(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吉里巴斯国旗以红色为底,象徵幸福,蓝色则是大海,三条波纹代表吉国三个主要岛屿,太阳自海面升起的图案,也象徵这是全世界第一个迎接日出的国家。

吉国海平面最高约4公尺,辛苦跟海平面上升抗争,想着要举国迁移,他们可能是世界上最快消失的国家。国土面积小,无山无河,居民饮海水淡化水,珊瑚礁地貌种植任何作物都很不易,几乎所有食品都需进口。

这是世界最低度开发的国家之一,却有全世界最美的海洋。下午,我抵达South Tarawa,在机场办好入境手续,背着背包就来到台湾驻吉国的大使馆。

大使馆后方,是一片淡蓝颜色的海洋,极浅极浅的蓝色,沙地好白,海水覆盖在不同厚度的白沙上,竟然让海洋呈现不同层次的颜色。先是深蓝,接着宝蓝再转成蔚蓝,直到靠近陆地的沙海交界处,呈现相片及语言都描写不出、几乎澄澈透明的蓝色。

2009年拍下的台湾驻吉里巴斯的大使馆。(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你看那片水没有?很美很美,但却是不能靠近的海洋呵。」那年的吉国大使何登煌手指海平面,细心对这几个傻呼呼跑到吉国的女孩讲解:「初来吉国两年,我天天清晨都去海里游泳,每次下海,都发现奇怪,吉国人也下水,却都只是沉默蹲在海中。」

大使看我们表情疑惑,微笑后继续说:「两年后啊,我终于发现,吉国人民家里没厕所,大海就是洗手间,所以靠海区生菌指数很高,万万不可下去喔。」他如同邻家大叔般细心叮咛,嘱咐几句,每年几乎都有台湾外交人员因伤口感染而引发蜂窝性组织炎,又说,这趟行程有什幺问题,别忘了台湾大使馆在这里。

道路两侧都是海洋。(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台湾驻吉里巴斯的外交人员深切爱着吉国,当年的大使馆周民淦参事(如今周参事已是帛琉大使)自己开发一条走水路线,带我们从South Tarawa出发,周围小岛踏水走遍,也走过岛与岛间的海洋。

光脚踩过细沙,静白几乎无瑕的沙,质地非常柔软,脚一踩就陷下去,在沙上留下淡淡的脚印。往人少的地方走,海水乾净得很,终点是座断桥,我与跟着队伍的吉国小孩一起纵身跳下,在那无边无际的海里一起唱过歌。

往岛屿的边处走,踏上沙再走入水,周围很多当地孩子玩耍。(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经过学校,孩子们很兴奋与拿相机的人合照。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吉里巴斯是唯一跨越东西南北半球的国家,位于赤道跟国际换日线交会的太平洋海域,国土面积内就能横跨24小时,共有33个领土,都是分散的小岛。那回是为了暖化纪录而去,周参事带我们上船,前往距离South Tarawa北边的外岛Abaiang,航行需两个小时。

这是吉里巴斯第一个因为海平面上升而大量迁移的岛屿,居民从上千人迁移至剩下不到百人,珊瑚礁岛屿的土地上,放眼一片荒芜,断头椰子树站在贫瘠的土地上。随着海平面上升,海水盐化,椰子树断头速度愈来愈快,居民的生活饮食乃至搭盖房舍全依赖椰子,只好无奈搬家。岛上靠海处只剩一户人家,全屋以椰子树搭成。他们听闻我们从台湾来,用灿烂微笑欢迎我们。

土壤盐化,放眼全是断头椰子树。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海平面上升的事故现场,若见过便不可能忘记,吉里巴斯是第一个用真实景况诉说气候灾难的国家。岛上每年自发举办大小气候变迁会议,岛国面积逐渐缩小。如今不用走到Abaiang,South Tarawa就能明显感受。

当地人从吃食椰奶椰汁到用椰子树盖房子,非常依赖椰子树。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写到这里,点滴全是吉国的风景与回忆,然而最难忘的还有一幕。

South Tarawa从东到西只有一条路,就是岛屿一端的尽头至另一端的终点,前后左右全是海洋。吉里巴斯的道路上,常可见木架的摊位,摊上大大写上「TAIWAN」,见到台湾一字出现的密集度,几乎可比拟为台北的7-11了。摊上摆放大白菜、白萝蔔、茄子、南瓜、西瓜、木瓜,吉国人自己在街道摆摊卖菜,这些蔬菜就是农技团辅导种植的成果。

在台湾农技团出现之前,吉里巴斯人几乎无蔬菜可以食用,我到访那几日,居住在水产养殖站,技师讲解在吉国环境下如何成功培育虱目鱼,并以当地学童的营养为福祉,辅导学校及居民均衡并营养饮食。

走在吉国道路上,说自己来自台湾,永远能够换得最灿烂的微笑。「我们都很爱台湾,谢谢你们。」他们这样对我说着。

台湾在吉里巴斯的示範农场标誌。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珊瑚礁地形的岛国,只有台湾才能在这里种出这幺美的蔬果。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走在道路上,常见台湾农技团教导当地人成立的卖菜摊。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这摊有木瓜有香蕉,这是10年前的照片了,现在想必已有些不同。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这摊有更多手工艺及椰子油等自家产品。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如今我还记得,这群可能成为全球第一批气候难民的人们,听见台湾人眼中热切真挚的表情。他们是如何热烈拥抱我们,握手大声道感谢,对来自异乡的游子,毫不保留的热情接待。

台湾在吉里巴斯的水产养殖站招牌,当年我们就是住在这里。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

10年前离开吉里巴斯那天,夕阳的黄光洒满天空,我站在机场之外告诉自己,我还要再回来。然而如今那个记忆中的吉里巴斯已经离台湾而去,吉国再也不见台湾人的笑容。在吉里巴斯消失之前,还有可能再踏上这个有最美海洋的地方吗?

离开那天吉里巴斯的日出。 (取自「探寻即将消失的国度」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