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

  • 阅读(132)
  • 点赞(590)
  • 收藏(698)
  • 日期(2020-06-10)
《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

如果黄信卿还活着,也许没想到,他即将登上台湾近代史上最重要历史事件的舞台,也因为参与二二八,影响往后的人生,无论是否是出于自愿,命运之神做了如此的选择,这是他的天命,也是台湾的命运。

黄信卿,台湾宜兰冬山人。冬山旧名冬瓜山,他的祖父黄阿泉在乙未保台战争中被登陆的日军在今日的宜兰南兴大众爷庙前所枪杀,年仅三十六岁,他的父亲黄老旺则在母亲林阿在的养育下,于困苦环境中长大,成绩优异,被宜兰厅长小松吉久派往苏澳马赛学校担任教员,不久前往京都留学,学习最时髦的自动车和飞行机的驾驶,但因为学费不足,仅停留一年便回台湾,刚好同年长子黄信卿出生,这年正是1922年,台湾正发生「第二次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

《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

黄信卿 8 岁时就读宜兰冬山公学校,成绩一直保持第一名,毕业那年的成绩,十三门课全都评等为甲,如此优异的表现,打破了冬山公学校的纪录,毕业那年还参加了全台珠算比赛,得了第二名,在黄信卿的回忆中,最快乐时光的莫过于小学六年,无忧无虑的在宜兰的秀山丽水中成长;1936 年考上台北二中(今成功中学),直到 1940 年时,学校老师发现他研读马克思主义,被校方开除,之后除了短暂在冬山乡公所担任雇员,为了求得知识学问,先到日本神田、日新等补习学校就读,最后考入日进英语学校。在此所日本的英语专科学校念了两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大学生停学从军,来自台湾的大学生也归乡回台,黄信卿回到了故乡,在冬山乡公所任职,度过战争的岁月,一直到终战的 1945 年 10 月。

《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

1945 年 10 月 25 日,陈仪在台北公会堂代表盟军接受日军投降,同月,黄信卿离开了冬山乡公所到台北做生意,担任经纪人,后来又到台中县埔里的关刀山木材行林场任职,也因为有此地缘关係,在 228 爆发之际,率领埔里队到台中参加 3 月 3 日的教化会馆之战,在谢一诚的口述中,来自埔里的队伍勇敢异常,裤头挂上手榴弹后就匍匐前进,进攻干城营区,当天晚间,台中民军佔领第八部队(干城营区)与屡攻未破的水泥建筑-教化会馆。

台中市区最大规模的战斗结束后,处委会再次召开,隔日下午,黄信卿接到埔里方面突如其来的撤退命令,锺逸人在《辛酸六十年(上)》如此描述「结果黄队长(黄信卿)头一个站出来。另六、七个山地青年也跟着站出来,表示他们也不回去。黄信卿说,他不是埔里人,没有义务一定接受埔里方面的指示或命令。他生为台湾人,只有为台湾尽瘁。坚持回去的三十多名原埔里队队员则由一名身材结实,彷彿曾经是日本海军下士官的童姓青年带回埔里。」

为何埔里队会被召回?杨克煌的遗稿《我的回忆》中,透露事情的起因「同时在当天晚上,谢雪红在处委会听到一个医生反映说,从南台中某处有一批特务在那里开会,阴谋反攻。谢得到这个消息后,即找埔里队(队员有四、五十人,大部分是高山族),由队长黄胜卿率领该队到特务开会的地址,把它包围起来,然后冲了进去,一举逮捕了二十多个特务,缴获了一批反动证件-国民党证、臂章等,然后把这一批特务送进台中监狱关起来。」而锺逸人解释埔里队被召回的原因:「黄(黄信卿)似乎有苦衷不吐不快,他说攻下干城营区不久,接到一个通知,要他们即刻去逮捕企图反击的武装国特....这件事情召来埔里方面的误会,说派他们到台中,目的是要他们协防台中,并不是要他们来供人做派争的工具,所以命令他们即刻撤回埔里」,而这些所谓的「国特」组成分子以台中的「十四兄弟」为主体。台中市民在 3 月 4 日大致接收了已经失能政府机关、军事基地,更打击潜伏的殖民政权特务组织,黄信卿以及他所带领的埔里队,贡献不可说不大。

黄信卿的角色,除了带领埔里队来台中助战之外,他也是二七部队的参谋长,《我的回忆》中写道「二七部队于六日下午正式成立,推举锺逸仁为队长,黄信卿为参谋,黄文辉率领的嘉义队员也来参加。地下党谢富介绍何集淮、蔡伯壎等都来参加了。」而他后来在中国所撰写的简历也如是描述自己「1947 年 3 月台湾 228 事件发生后,当埔里区青年战斗队队长参加起义」正可说明他在二二八中的定位。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黄信卿的父母和家属此时可能不知道他正参与台湾史上重要的人民起义,在父亲黄老旺所写的族谱中如是记载「台湾光复后第二年往台北作生理,第二年信卿回家,对其母亲,说自己欲往台中娶妻要费用,对其母亲要求现款三万元,家中所存现款三万元备于信卿取去,自此以后就不敢回家来的」,虽说此时黄信卿已有一位交往的女友,但却并未提亲结婚,可以合理推测,如果回家取款是发生在二二八爆发前,这笔在当时也堪称鉅款的三万圆,有可能充作民军军费使用;另一种可能是二二八爆发后,黄信卿为了躲避追捕,而回家取款,充作路费。无论这笔款项最终如何使用,应该跟二二八的发生脱离不了关係。

《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

目前并没有证据显示黄信卿参加埔里的乌牛栏战役,在二二八后的绥靖清乡时期,黄信卿却也难逃被通缉的命运,《台湾中部绥靖区通缉人犯名册》中出现了黄信卿的名字,他被列为第十二名通缉要犯,当时整编二十一师最想抓的第一名当然是女中豪杰「谢雪红」,在黄信卿之前的分别是吴振武和陈篡地。这份文件中,他被描述的罪行是「埔里队队长,率领高山同胞赴台中攻击国军」,可以想见黄信卿在二二八所具有的份量是交战的双方所共同承认。绥靖清乡时期,他逃亡到新竹县南光煤矿公司的红毛馆煤场当看场员;1948 年 3 月,又化名陈汉卿,到了后山的花莲县民众教育馆应徵职员。一直到 1949 年 3 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上午,他从花莲美仑码头上船,离开了他的父母、他的女友和故乡,看着即将消失的海岸线,也许他并不清楚,此去能再回到台湾之时,已成一捧骨灰(待续)。

下集阅读:《廖建超专栏》被遗忘的二七部队参谋长-黄信卿(下)

SaveSave